脑白金被揭助眠成分是褪黑素,褪黑素副作用不比安定药物少?

01 | 04 | 2015

早起上网页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想想也是醉了,视乎我们常常接触的药品、营养品、奶粉都是有毒的,也不知道这次的“脑白金事件”是否属实,脑白金当家人物史玉柱也是迅速在微博上给予了回应,称自己每天服用脑白金已18年,并立毒誓:“骗你是小狗”。悔哥对这件事的看法持观望态度,自己也并没有使用脑白金这款产品,还是个年轻人,而父母与老人使用的很少,他们也都不爱好这类药丸营养品,说起来喝这个,不如让他们喝麦片呢。

但悔哥还是希望脑白金并没有欺骗消费者,人活在世,心安理得是追求。要是连经营了17年的,已经深得老人喜爱的营养品也出了问题,辜负群众一片厚望。从商者,也需先得民心。123456

雪梅是谁?

01 | 04 | 2015

雪梅是我旧时的好友,异性好友,早些年因为一些事故与她断了联系,也是在那时与几乎所有的朋友断了联系。直到最近也就是本博客建立之初,才找回联系方式,对于雪梅这个人,我个人的评价是很高的,这里不便用全名,也就随便放了个名字了,不知道她看见会不会责骂我,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我记得当年的雪梅跟我并没有太多联系,认真说起来也就是同学和普通朋友之间的联系,至少我觉得是没有关于我俩的故事可以讲的。不过这个妹子也是我找回QQ号码后联系的最频繁的一个人,不知道是她变了还是我变了,似乎现在的我能找到的能联系的当年的朋友,她是排第一位的。所以我也是邀请了她来我的博客发发心情,也帮我撑点面子,甚至没有经过允许将她写的心情转载到这里,随便给她按一个笔名,这些都是她不知道的。

人总是这样,总是错过之后才去寻找。

01 | 04 | 2015

人总是这样,总是错过之后才去寻找,我找他的那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掺杂了太多。对于他的愧疚与懊悔。对自己的鄙弃。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到可笑。原本我可以在那里陪他等那个晚来四分钟的电话,原本可以让一个初到中国身无分文的华裔韩国人得到最需要的帮助。可我没有,我拒绝了。只因我心底那份怀疑。让一个身处异国他乡的人又得去大街上恳求另一个怀疑。只是晚了四分钟,错过便是永恒。即使再次插肩我们也仅为对方的过客。—雪梅

伸伸懒腰,冲一杯咖啡。

31 | 03 | 2015

在办公室赶资料,上次说熬夜做出来的,结果玩了一晚上的游戏,明天要交出去了,今晚必须要做完。还是来发条状态,坐着实在打瞌睡,把从去年就没洗的杯子吸了,准备冲一杯咖啡,人生如此艰难啊。

啊啊啊啊今晚又要熬夜了

31 | 03 | 2015

中午时间在写评测,这会又快到上班时间了,还有好多工作要做,晚上又是决战到天亮了。。。

新时代手游评测?语音种族之战!开启你的魔幻世界之旅!

31 | 03 | 2015

最近也是忙得很了,此刻也是在做资料,今晚需要交货。但百忙之中悔哥给大家带来这一期的手机游戏评测了!今天悔哥带大家体验一把人魔妖的混乱之战!!

这款手机网游是今年新研发的新型2D手机网络游戏,悔哥也是前几天偶然接触到这款游戏,如今也是选定了一个新区准备开服时进游戏大展宏图呢。近几年兴起的手机网络游戏确实解决了大多数上班族的业务生活无聊的蛋疼的问题,而手机网络游戏的品质也是参差不齐,那么这款手游的品质又是如何呢?跟悔哥一起走进2D小霸王的内心世界!QQ图片20150331131926 Read More

寒霜剑

31 | 03 | 2015

她倚在花树之下,玫红色的花瓣翻转飘落到头上,顺着青丝滑落。他正端坐在石桌旁擦拭偶然得来的一把铜剑,这剑刃如秋霜,剑身刻满了晦涩难懂的符文,堪是一把饱经风霜的古剑,却有如此这般锐利,实在让人有些爱不释手。他坐在石凳上,伸手轻抚这把宝剑,目光如炬。

“你说这剑叫什么名字呢。”他回头看她一眼,只见得这俏丽佳人依靠树下,正把玩一片花瓣。“那么叫什么名字好呢。”她凝视着他,眸子里难掩仰慕之情。“那么就叫它寒霜剑吧,剑如其名,莹如秋水。”“寒霜剑么…”他依旧轻抚宝剑,低声呢喃。

“这剑同你一般无二,都透着一股子寒意呢。”她痴望着。

用完美的表情,为脆弱的城市而撑着。

30 | 03 | 2015

我不会唱歌,唱的难听。也没人会听我歌唱。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意识到有这个问题,知道我感到有些不妥已然是为时已晚了。不幸的我发现我竟然没有一点拿得出手的优点,例如现在的时间22:41,也仅仅是一个标签着时间的数字而已,我存在着却没有一点点特点。起码有的人长得好看,有点人性格温顺,而我却不温不火,如今还是坐在这里敲电脑。

等到我觉得我需要学习一门简单的又够我伪装成完美高富帅的时候,已经不能够让时间倒流让我的声线回到稚嫩的时刻,容许我在那时开始学习怎么去歌唱,或是在那时就是少一点点争吵与怒吼,为我的如今的沙哑的喉咙留一丝余地。起码这个时候我不用只好使用自拍后美白磨皮调整光线来掩饰我原本该年轻的容颜。说起来这几年的社会历程确实等于毁容了。如今的我抽烟喝酒吃槟榔与麻辣食物,声音和外貌都能与大叔一拼了。此时此刻的我也是吃着槟榔在敲字,口腔两侧的溃烂感充斥着我的神经,没有试过这种感觉的人是无法想象这种灼烧感的,舌头能碰触到的地方是一块一块烧破的皮,能顺着柔软的皮肤摸索一条崎岖的伤痕。也许是经常这样吧,已经习惯这种感觉了,或者过段时间也会想起这感觉,也会突然觉得疼痛难忍。

就如同现在的我回忆起几年前也会感受到胸口的沉重的压力。若是给我重来的机会,想来在那时我应该就有自己的选择吧,也不至于如今岁月蹉跎,天各一方。而我已经不是此前的我了,再去找回也变得有心无力。现在的我已经不能有倾听歌唱的人了吧。

致朴树,致韩寒,致我再也没见过的人。【转载】

30 | 03 | 2015

朴树是谁。

记得还是90年代末期忘记是98还是99年,一次飞机的旅途中,那年我10几岁,第一次坐飞机,旁边坐着一个带着墨镜面色阴郁的男人,我问他,你好,你是朴树么?他说是。我说,能让你签个名么?他说好。签名之后继续阴郁的呆坐着。那年,白桦林刚出来,朴树还和叶蓓一起唱歌,我疯狂的喜欢这首歌。108521957

我从来不觉得朴树的冷漠是装逼,当然,那个时代也没有装逼一说,就觉得朴树那是一种气质,直到几年后我才知道,朴树有抑郁症。
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歌手有很多,周杰伦算是其中一个。
另外的一些人,我想一定是朴树、许巍、郑钧。
2012年的时候,参加了张韶涵的签售会,和几个93、94年的小朋友聊天,我说我第一次听演唱会是郑钧,他们说,郑钧是谁,卧槽你真土,郑钧就是那年快乐男声的评委,跟杨二车纳姆干架那个。
当时我心里跟多的只有悲哀,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发现我,和我身边的很多人一样没有尝试去接受新的歌手,什么华晨宇什么TFboys什么什么什么。也许就像我们的父母接受不了苏打绿张悬陈绮贞是一个道理吧。
《平凡之路》据说是生如夏花之后朴树第一次写歌。
歌词很棒,有过抑郁症的人都会懂。 Read More

业余时间玩玩小游戏。

30 | 03 | 2015
朋友们工作之余,下班时间休息时可以玩玩手机游戏和网页游戏来消遣消遣。我也有这个爱好,看游戏里面的人物一步一步成长,打败高富帅,迎娶白富美也是挺激动的。最近就在物色一款好玩又花钱少的游戏,现在的游戏就是不花钱玩不下去,而我又是不想花钱在一个小游戏上,只是想用以消磨时间和交朋友。个人是非常喜欢结交各行各业的朋友,有工厂上班的,有建筑行业的老板,有大学生,老师等等,我喜欢跟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交流,能学到很多东西,个人比较看重为人处世的道理,对提高品味和修养特别重要。
 扯远了,最近是收到游戏商的邀请,试玩了一款新游戏。这款游戏说起来还是挺简洁的,对我胃口,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游戏里面的语音系统,可以玩家发语音聊天,NPC也有特色的对话,很是搞笑。于是我弄了个小群,邀请了一些老朋友一起来玩这个游戏。这里发布一下群号,有空一起玩游戏的网友可以进我的群。
 群号4834141,不说了,就这样
下一页

最近访客

    近期评论

      热评文章

        友情链接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