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游戏里碰到一个妹子

13 | 04 | 2015

夜里玩到四点钟的时候本来准备回家睡觉的,遇到一个游戏里面骂人的,吵了几句,然后对面的战队开始口水了,本来想着没多大事也没放心上,这个妹子那是极力维护我,我这边也是都在踢对面的人,基本上是全部都在踢,我也觉得听感激。

后来玩游戏没换房,这里暂且我们叫他小1,我也是一晚上没睡了,在妹子的yy里听他们聊天,处对象,玩真心话大冒险,本来我对这类游戏提不起兴趣,不过还是在yy里挂了一夜没退。本来是准备能交个朋友的,跟我一般年纪,挺可爱的妹子,普通话也说得好,挺热血的吧。

好了扯远了,这里小1的战队就开始疯狂拉人过来口水了,一个房16人到这时候大概有十人是他们战队的过来了,本来我是不玩yy的,yy号是我购买了一个小频道的ow,就像让我去yy。这里我是直接没搭理他,要是几年前要我去一定是要去的,前几年血气方刚,受不起这些挑衅,不过今天没去,一直在说算了,骂人也不能起作用,这个妹子也是一直没退房,跟我在一边,对面战队过来人的时候她也是在帮我说话,然后一起被骂了。其实我在有女士在场的情况下是不敢随意骂人的,会让人觉得自己特别没有素质,但是并不是有素质的人就不会骂人,这其实不是的,我并没有想过这群人会连妹子一起骂,这就有点不人道了。

后面的事不记了,我挺喜欢这个妹子的,我希望能记着这件事。以后有机会再谢谢她。

老朋友打电话我没接

04 | 04 | 2015

是我曾在苏州上班的同事,或者说工友。
今天傍晚给我打了个电话,前几个月也是问我今年有什么打算,在微信上问,我没有回复他,我不知道我有什么打算,只想回复他走一步看一步,只不过这个答案已经对他说过多次,他依然问我今天去哪,是不是还去苏州,跟他一起。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其实答案就是这么简单,去哪,不知道。但我并不想回来他,我知道一个人在外总要有些盼头。起码他可能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我还去苏州,跟他一起上班,还是好哥们。但是我却做不到,人生匆匆岁月沉浮,我又能主宰什么呢。我拿起电话只看了一眼就重新放回桌上,不想有答案的问题,就不去问这个问题好了。
今天同事都回家去了,明天放清明节,从早上进办公室一直到现在夜里两点多才出来,也没做事,就是玩电脑,顶着太阳进去,又从夜里走出来。吃了两顿面条,一个人在这边的时候还真不想动弹,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动弹,与其一个人走到小饭馆炒点小菜,不如叫一份外卖上来,实在没有过多的精力来与其他人交涉。
回到宿舍时发现厨房的柜子门全被打开了-住的地方是四室一厅的套房,带个厨房和厕所,第一反应就是遭贼了,其实并没有,到我把所有的灯打开时并没有被翻动的痕迹,大概是我多虑了。

月黑风高夜,正是抽烟时啊

03 | 04 | 2015

这两天一直没什么事做,博客也没来写,本来是玩了一下手机游戏,但是进去玩了一天又没兴趣了,还是有许多朋友跟我一起进去玩了,大概有二三十号人吧,现在我也是挂着游戏在打字,本来现在想玩玩别的游戏,不过确实抽不开。现在的游戏讲究的就是一个耗时间,白天夜里的恨不得不吃饭不睡觉的玩,怕被人甩到后面,曾经有一个游戏我电脑好几天都没有关机过,不过也是突然有一天就不玩了,觉得没意思,一个人在里面,玩游戏也是要地位的。我玩游戏就是有这么一个癖好,需要在开服第一分钟进游戏,然后就是冲榜单,建工会,因为到我的公会有些起色,很多人来加的时候,在帮派里面他们都会叫我老大,或者是会长,这是让我很享受的,虽然是虚拟的东西,不过这份虚荣我是不会拒绝的,玩游戏,也要玩出脾性。

 

脑白金被揭助眠成分是褪黑素,褪黑素副作用不比安定药物少?

01 | 04 | 2015

早起上网页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想想也是醉了,视乎我们常常接触的药品、营养品、奶粉都是有毒的,也不知道这次的“脑白金事件”是否属实,脑白金当家人物史玉柱也是迅速在微博上给予了回应,称自己每天服用脑白金已18年,并立毒誓:“骗你是小狗”。悔哥对这件事的看法持观望态度,自己也并没有使用脑白金这款产品,还是个年轻人,而父母与老人使用的很少,他们也都不爱好这类药丸营养品,说起来喝这个,不如让他们喝麦片呢。

但悔哥还是希望脑白金并没有欺骗消费者,人活在世,心安理得是追求。要是连经营了17年的,已经深得老人喜爱的营养品也出了问题,辜负群众一片厚望。从商者,也需先得民心。123456

雪梅是谁?

01 | 04 | 2015

雪梅是我旧时的好友,异性好友,早些年因为一些事故与她断了联系,也是在那时与几乎所有的朋友断了联系。直到最近也就是本博客建立之初,才找回联系方式,对于雪梅这个人,我个人的评价是很高的,这里不便用全名,也就随便放了个名字了,不知道她看见会不会责骂我,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我记得当年的雪梅跟我并没有太多联系,认真说起来也就是同学和普通朋友之间的联系,至少我觉得是没有关于我俩的故事可以讲的。不过这个妹子也是我找回QQ号码后联系的最频繁的一个人,不知道是她变了还是我变了,似乎现在的我能找到的能联系的当年的朋友,她是排第一位的。所以我也是邀请了她来我的博客发发心情,也帮我撑点面子,甚至没有经过允许将她写的心情转载到这里,随便给她按一个笔名,这些都是她不知道的。

人总是这样,总是错过之后才去寻找。

01 | 04 | 2015

人总是这样,总是错过之后才去寻找,我找他的那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掺杂了太多。对于他的愧疚与懊悔。对自己的鄙弃。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到可笑。原本我可以在那里陪他等那个晚来四分钟的电话,原本可以让一个初到中国身无分文的华裔韩国人得到最需要的帮助。可我没有,我拒绝了。只因我心底那份怀疑。让一个身处异国他乡的人又得去大街上恳求另一个怀疑。只是晚了四分钟,错过便是永恒。即使再次插肩我们也仅为对方的过客。—雪梅

伸伸懒腰,冲一杯咖啡。

31 | 03 | 2015

在办公室赶资料,上次说熬夜做出来的,结果玩了一晚上的游戏,明天要交出去了,今晚必须要做完。还是来发条状态,坐着实在打瞌睡,把从去年就没洗的杯子吸了,准备冲一杯咖啡,人生如此艰难啊。

啊啊啊啊今晚又要熬夜了

31 | 03 | 2015

中午时间在写评测,这会又快到上班时间了,还有好多工作要做,晚上又是决战到天亮了。。。

下一页

最近访客

    近期评论

      热评文章

        友情链接

        Document